苏州大学百年--从衰败到中兴(转自苏大某位老校友)

2012-08-31 21:16 评论 0 条

兴建

1900年的初春,鬓发俱白的美国监理公会传教士林乐知在苏州古城的葑溪之西、胥江之东久久徘徊,最终指定了这片尚是累累坟茔之地作为未来东吴大学的校址。

随着这里千万重广厦的崛起,弦歌之声不绝,并流韵百年,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个梦想也得以实现。

因苏州古称东吴,学校中文名定为东吴大学,英文名soochow university则沿用至今。

创始人林乐知抱负远大,希望这所大学融贯东学、西学,并为未来的人类文明探索新的方向。之所以选址苏州,是因为明清以来苏州作为全国的文化中心而人才辈出,也因为此,东吴大学初曾一度命名为中国中央大学。

林乐知有更宏大的计划,假以时日,以苏州为中心,在全国的东南西北再设分校,可惜这只被历史证明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东吴大学的前二十六年是所典型的教会大学,在美国田纳西州注册,受美国南方卫理公会资助,全部课程都是以英文授课,历任校长都是美国传教士,教师也大多来自美国,

 

今天十梓街上的圣约翰教堂就是供师生做礼拜之用,连校训“unto a full-grown man”也是从圣经中摘录的。

成立之初,仅有文学、医学和神学三个专业,学生人数不多,但采用了全套的美式学制,保证了教学质量与毕业生素质,因此很快声名鹊起。

北伐之后,杨永清成为教会大学中首位中国人校长学校开始本土化,将英文校训意译为“法古今之完人”,合乎孔子大学之道的教诲,可以媲美于厦门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止于至善”;

在办学中则强调中西并重,道术兼修。

同时,学校办学规模也迅速扩大,设文、理、法三学院(东吴比较法学院设在上海)十二系,尤其以国际法闻名全国,外交、法律界英才辈出,大法官大律师多出于此,如顾维钧、王宠惠、王世杰、马寅初、倪正日奥、杨铁梁等人。苏州的文理学院也是精英荟萃,自然科学界有李政道、谈家桢、祁天锡、刘鸿钏等,社科界有费孝通、杨绛、赵朴初、雷洁琼、孙起孟、唐文治、钱仲联、金庸等人,艺术界有吕凤子、王继迁等,政界有蒋纬国等。与此同时,东吴还开创了中国教育界许多第一:第一个拥有硕士授予权的学校,第一份大学学报,第一次篮球棉标赛。。。。。。其时,东吴与上海圣约翰大学(钱钟书在围城一书中曾称圣约翰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学)每年都要进行两校辩论赛,俨然江南名校,声誉之隆绝非今日苏大可比。尽管如此,东吴还只是全国一流的大学,谈不上顶尖的学校。所以,费孝通、谈家桢才会离东吴而另赴清华、燕京(北大前身之一)继续求学。

  
  从衰败到中兴 
  
  建国之后,东吴的教会背景成为她的原罪。1952年全国院校大调整后,她的法学院被划出,成为今天的华东政法的来源;她的会计系被划出,是今天上海财大的前身之一,而她在苏州的本部竟然只沦落为一个普通的师范学校,先变为苏南师范学院,后改为江苏师范学院,直至1982年改称苏州大学

难怪这有人刻薄地说:如今的苏大与东吴没有丝毫关系,只是占用了东吴的校址,而且连租金也不付。(实际上这次院校调整不仅阉割了许多学校的办学精神,鸠占鹊巢的事也多了,北大占用了燕京的校园,东南占用了中央大学的校园,华南理工占用了中山大学的校园。)

 

但平心而论,苏大也不仅是继承一个硬壳,还有许多一脉相承的东西,东吴最后几届的学生都是继续在苏南师范完成学业的,老师也是继续留用的多,而当初东吴的图书仪器、学生的档案宗卷今天也仍然完整无缺地在苏大的图书馆、档案馆中留存或尘封着(九十年代倪正日奥在回校时就曾赠送一份他当年的学习记录),甚至一些从东吴时期开始订阅的外国报刊几十年中也没有任何间断。而日日沉浸于东吴校园内的学子们,每抬眼望见那巍峨庄严的钟楼与校门,被告知维格堂、子实堂内这间房是费孝通的宿舍,那幢小楼是苏雪林的住宅时,潜移默化中又怎能不受东吴精神的感召。

台湾东吴大学又怎能与争正统呢?那不过是几个去台的东吴校友为谋生起见办的高考复读班发展而来,打着东吴的名号也不过是为了跟美国人要几个钱,所以在两千年东吴百年校庆时,台湾东吴的校庆标语是一枝双叶,共耀士林,在苏大面前也不敢僭越啊。
  
  但确实要哀叹,江师四十年,除了一个副省长与一大把所谓的名教师名校长之外,没有培育出任何可以值得夸耀的人才。原因很简单,也很直观,清贫的中学老师是与钱权名无缘的,而钱权名却是构成社会精英名流的必要元素,否则何以称之为人才呢?

深一步来说,在计划经济服从第一,人人都是颗待人安置的螺丝钉的大格局之下,城市与个人的自我奋斗、自身发展被完全否定与禁锢,苏州不过定位于一个消费性的中小城市,自然产生不出一流的大学与一流的人才。事实上在五十年代初,仍有一批学生与老师后来成为两院院士,但不难发现他(她)们能够有所成绩是因为选择了其它城市,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甚至杭州,苏州没有成就事业的土壤,停留在苏州是陷在一潭死水之中,波澜不惊,与子俱小,又何能成名成家呢?
  
  八十年代更名后,苏大的成绩有目共睹,新建了财经学院,恢复了法学院,一举成为全国实力最强的地方综合性大学。九十年代,幸运地赶上了211的末班车,又合并了丝工和苏医,铁师则不大瞧得上。

二十一世纪了,开始对全国招生了,招生规模更是惊人,全校人数达到四万,有点美国社区大学“有钱则学”的味道。记得九十年代后期全校研究生总数不过三百余,而今听说一年就招了三四千,这疯狂的大跃进让人瞠目之际,也不由地让人害怕这滥招之后的结局。

至于在全国招生恐怕也不能标自己已经成为全国性大学。其实,苏大还是应该立足于江浙,江浙因地利之便得风气之先,又有好学不倦的传统,历史上就是人才渊薮之地,能聚集一些江浙的优秀学生就不怕没有光明的未来。

而事实上每年高考之后,苏大的学生中也从来不乏高分者,令人悲哀的是,他们在另一所学校或许可以成为一流的人才,而在苏大环境与气氛中许多却泯然众人矣。自然,在苏大的校园里有许多优秀的老师与学生,但见得最多的还是误人子弟的老师和不学无术的学生。愚以为,与国内名校相比,苏大的最大差距在于,师生都缺乏自信,缺乏开阔的国际视野,缺乏宏远抱负,缺乏进取精神,当此之时,当务之急是应该从老东吴的辉煌历史中去寻找自信,从老东吴的校训与传统中汲取自我变革、自我更新的勇气与力量。
  
但我们内心深处真切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她的学子们也能如老东吴校歌中所言“东吴东吴,人中鸾凤,世界同推重”。

一直标榜东吴大学为其前身的苏州大学,在百年校庆时提出改名东吴大学,被国家教育部批回,并严肃指出,类似这样的申请今后不必再提.直到今天,苏大师生还耿耿于怀.实际,所谓东吴大学的冠名,苏大别说今生,即使下辈子也无法如愿,原因如下:

一、苏州大学与东吴大学无任何关系.
原来的东吴大学与台湾东吴大学还有一定历史联系,而苏州大学前身为江苏师范学院,为伟大的人民政府组建,与旧社会的东吴大学唯一的关系只是在其旧址所建.如果说一个破败的牌坊是东吴大学象征,并由此将苏大与东吴大学划上等号,确实荒唐.(一直有人在极力否定苏大与东吴没有关系之说,实质台湾的东吴才是正统!)除苏州大学自办的校史称自己是正统外,无任何证据可证明苏大与东吴的关系,故国家教育部否认这个新苏大与旧东吴的任何关系.

二、问题的关键,如果今天的苏州大学,硬要自称为东吴大学,并以原来的东吴大学为祖宗的话,那么根据国际公法,美国监理公会将有权在国际法庭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补偿申请,并甚至提出冠名及所有权申请!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假设苏大确认为为东吴大学正统,那么苏大的所有权不在国家,而将是在原董事会,最大的股东则为美国监理公会!(目前国家已经放开对建国后公管的动产与不动产产权补偿,苏大连同中国教育部将很可能因此而陷入尴尬之中)
虽然这场国际官司不一定会输,但是无论如何,在法理及声誉上,政府都将承受巨大的压力.

 

P.S:这篇文章是苏大百年校庆时一位校友所著。早已经在苏大的几个BBS上广为流传,然而至今无法确定作者的真实身份。只能从字里行间体会到一片赤子之心和一点点的悲愤与遗憾。

中国高等教育能否重塑甚至超过民国的黄金时代远不是一所或者几所院校所能决定的。且不说苏大,清华北大又当如何。清华红红火火的校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吃民国时期的老本。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可还是无能为力。其中原因,已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我也一直认为,不能把当今中国面临的所有问题都简单粗暴地归结为“体制”二字。文中对苏大人,苏大定位的批判在我看来也是十分中肯。一个学校的发展,不仅仅要靠肉食者,更需要其中的每一个人的发奋图强!

 

简历投递resumejobbox@qq.com或登录投递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丨www.jobsapk.com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苏州大学百年--从衰败到中兴(转自苏大某位老校友) | jobsapk

headhuntchinajobbox

发表评论


表情